欧美Slash存文处。狡兔的第四窟。
既承恩幸,不胜感激。
堆放杂乱,请善用分类TAG。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Total Eclipse -4

Graham由这个公寓大楼门房的姓氏后缀知道他是希腊移民或阿尔及利亚人的后代,但对他借故怠工加入黑帮的生活毫无了解。他甩给Lecter第二副备用的手套和鞋套,才允许他接近那个被扭断脖子的年轻人。前外科医生解开死者的衣扣查看淤痕(特别探员瞥见一个T开头的冗长文字刺青),再托起他头颅,以指腹按压过枕部皮肤观察尸斑分布状况,摇了摇头:“体表温度下降不明显,坠积期的尸斑尚未出现,考虑到高温天气作用,死亡时间不超过30分钟。”

“……我们在路上耽搁了快一个小时。”

心理学家的侧面轮廓藏在翼殿阴影里,他看起来像个静候产房佳音的准父亲。他饶有兴味地斟酌着词句,吐出那个往后被Q重复又一次的字眼:“这应该是未来视。...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Total Eclipse -3

他们在房间里坚守爱国的最后一方阵地,享用完送来的蘑菇杏粒蛋、英式松饼、冷培根和柳橙汁的早餐,这才下楼会见等在会议室里的美国人。

Graham探员想必在作息方面和小龙虾有共通之处,他昨晚从晚宴上落荒而逃后貌似藏在洞里脱了一层皮,目前正形容憔悴地抱着一本巴黎城市黄页,陷在椅子里等待新壳凝固变硬,Q敢说可敬的Lecter博士应该没有发挥到什么积极的作用。心理学家代替他向英方人员问了好。

心理学家代替他向英方人员问了好;看着面前的人们再次客套地参与握手寒暄这一毫无意义的活动(“今天似乎会下雨”“的确,早上我出去晨跑时空气很潮湿”“你还喜欢巴黎吗?”“我听说宾馆拐角那条横马路有一家不错的面包店”),Graham...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Total Eclipse 2

很难说哪一样事物更让Graham探员坐立不安,是女士们白花花的大腿还是颜色类似的冷餐鸡肉。总之他虽然在杀人现场表现出坚强的胃壁素质,忍耐冗长晚宴演讲的能力却未免过不了关。他快要昏倒的时候心理学家眼疾手快接住了他,将他带到人群边缘低声问:“‘德雷福斯’就藏在这里?”

他勉强抬手揉着一侧太阳穴,像是重新拧紧一颗松脱的螺丝:“……不太像是。我现在很难下判断,但……”


英国人竖起耳朵。他们望着Lecter一步步把Graham逼到监视器的死角,他们喁喁私语,额头抵着额头,然后心理学家将特别探员裹在自己的晚礼服外套里,把他送进一辆闻讯赶来的加长型黑色雪铁龙。Graham整个人耷拉着,几近在奥雷诺大街灯红酒绿的...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Total Eclipse Pro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

Prologue

他的同伴谨慎评论道:“找遍每个毛孔我都找不出一个可以赦免议员阁下的理由。”
Q一时只有出气没有入气,回答不上Graham特别探员貌似是“问好”的搭讪。何况他们现在待着的这个备料厨房离那具被抛下的尸体已经有八百尺远了。当时美国人显得太安静,以致军需官和接踵而至的“清道夫”都没能把他从一大轮林堡干酪后揪出来,直至他突然发难,暂时救他脱出重围。“清道夫”不得不在国民警备队骑着自行车赶来前怀恨撤退,但他们的沉重脚步声仿佛仍徘徊在警戒线之内。
直至此刻,Q所了解的关于Graham的所有信息仅限于一个代号“渡鸦”,这可能应该归因...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Total Eclipse 1

一边的Q象征性地用舌尖尝了尝冒着气泡的琥珀色液体,趁其余三人还在毫无意义地怀念他们的历史课本时皱着眉将酒杯放在了一边的矮桌上。身在异乡,他没有办法使出最擅长的借故离开的伎俩,只好穿着贴身得不习惯的西装摆上一个笑脸。唯一让他尚感安慰的是Graham看起来显然和他一样浑身不自在——见面的十几个小时里,除了他身边的Lector博士,他还没有和任何人对上眼神过。

“看起来Lector博士更偏爱法式设计。”Bond指了指对方展开的袖口前段。Hannibal Lector穿着整体为灰色的三件套,带着领尖撑的法式高领下是砖色的领带,衬衫的袖口则是巧妙的叠袖,长方形的银质袖钉与领带夹配套,看上去便价值不菲。

“我...

【Hannibal】【Hannibal/Will/Abigail】黑猫幽灵之家 七

少女被近在咫尺的答案哽得说不出话来,被博士抚平的眉头又皱起来。她眼前莫名把织女的暗色身影把几个月前的自己叠了起来,几乎要重合了。博士的手按在她的肩上,“Abigail?”她定定的望着博士情感复杂的浅棕色眼眸,长者手上的力道有加重几分,“Abigail?!”少女回过神僵硬地点了点头“是的,我在这里。”博士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缓缓松开手“你得剖析案子而不是陷进案子里。”“好…好的。”
她虚弱地站定揉着鼓胀的太阳穴,手心淋淋的汗水让她的手打滑。这一点倒是和Will Graham学得十足,少女心里恨恨想着。博士替她把散乱的发尾理好,“早些休息吧,你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少女仰起苍白的脸,给他一个安...

【Hannibal】【Hannibal/Will/Abigail】黑猫幽灵之家 六

噢,我当然可以决定日期,少女扭头朝墙壁翻了个白眼。心情舒畅的女记者顺势握住了阿比盖尔的手掌,"有什么情况请及时告知我。"少女蹙眉盯着记者精心修剪的指甲,急于从这尖利的爪中逃脱"一定,假如没有意外,我想这个星期我们会…外出踏青,具体时间我会询问Lecter博士。"少女迟疑一阵从女记者不时的爱抚之中抽回手,抬头对上记者带有明确目的性的温情微笑"阿比盖尔,我得说你习惯性皱眉可不好。你有我的联系方式吗?"女记者直接打开马毛手提包,从名片夹中抽出一张"记得收好,自从你搬出避风港疗养院想要见你总得费些周折。"少女温驯地接过记者...

【Hannibal】【Hannibal/Will/Abigail】黑猫幽灵之家 五

“Will,依旧记恨于我把这孩子从你身边带走吗?”
“有一点。”……
藏在幕帘之后的小小身影晃动两下,探员过分敏锐的五感探触到背后的目光。少女伏在缝隙之间长久等不到答案,象是一只觊觎他人领地的年轻猞猁,每一步都得小心。博士早就猜到她会偷偷探听他们的对话,她挂好博士的外套重新回到窗帘后耐住性子从两个人截然不同的足音中间分辨暗哑的对话。
她以前就这样偷听过家庭谈话,他们关于账单、修剪草坪、今天晚餐的琐碎争吵。门廊前的灌木丛里持续孳生着成群蚊蝇,飞过永远关不牢父亲又总忘了关的丝网门栅,在她手臂上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蚊子包。
而今扫过她肌肤的唯有整洁的墨绿绒面。那两人站得比她的父母还近,压低了语声,使他们看起来就...

双文手问卷,Happy Red Wedding!

【Hannibal】【Hannibal/Will/Abigail】黑猫幽灵之家 四

阿比盖尔定定地听着,或迟或早都能通过传媒介质读到故事末尾,而抽丝剥茧的漫长过程只能从他口中探听。探员的眼神向着她又彻底地穿过了这方宅,她小心地顺着纹路拆开礼物纸封,在纸面上留下齐整的撕口。她瞄了一眼探员,怕纸张撕裂的声响把他从北方的长梦中惊醒。被蛾咬穿的蚕茧是毫无用处的,至少对于手上这一方素净丝巾来说,是的。

青年依旧浸渍在记忆中,同僚的脚步声在货舱里面响亮得过分。


风雨如晦。

雨声慢敲在穿越平流云层的飞机钛身上,重重振动,溅起密室中寥落陈旧的尘土味道。那断弦的古琴,寂寥的鸾镜,半折半掩的珠母贴钿屏风,其上还逶迤着一幅解下的螺红裙襦,凤凰折翼的纹绣转侧不定。甄妃留枕,弄玉吹箫,埋香的古墓里随葬了如此...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