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Slash存文处。狡兔的第四窟。
既承恩幸,不胜感激。
堆放杂乱,请善用分类TAG。

【冰与火之歌】【Robb/Jon】而夏日已往 未完待续

上年窗掉的萝卜囧无料还只写了个开头……………………【跪下】从硬盘里挖出来混个更,调整文风准备

第六卷凛冬的寒风假想情景注意,我想起来当时我要写什么就来补补吧【

另外感谢阿茶姑娘惠赐的封面QAQ!


冬城的大门永远对老兵、流民、残人敞开。


瑞肯国王临朝尚幼、由拥王者琼恩暂代摄政的那段苦日子,就算是酒馆里喝得烂醉的骗子也说不出一个好字。长冬和瘟病的鸡爪子叽叽咯咯地敲遍了每家每户的门,连鸡栏猪圈都不放过。女人将长满蓝色菌斑的瘟肉腌好,和奶酪卷心菜一起储藏,她们的父亲、兄弟、丈夫和儿子则随军开拔,去往颈泽以南,听任死亡和饥荒施展更为残酷的盘剥...

【Tyrant】【Jamal/Bassam推广向】亚拉腊山 -1

快有整年没写过SLASH了我先练个没头没尾的笔顺便卖兄弟年上安利……!!!!下去看看《跑步在最危险的城市》再继续【大哭】


“有法律规定不得对国王的寿命妄加揣测。尽管他有生以来一直都在学习各种很有创意的死法。”


-《提堂》


“传统的教科书都说,罗马帝国在公元476年就终结了。但是,我将在本书中说明,那个时间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罗马皇帝的传承一直延续到1453年。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他们的继承者还会继续统治同一个帝国,直到20世纪20年代初。”


-《新罗马帝国衰亡史》


他无数次在梦中挣扎着想说:“够了,Jamal。那只是个毫无意义的游...

凤凰与斑鸠 微盘地址http://vdisk.weibo.com/s/EIz6IV0WgfJI  

【Hannibal】【Hannigram】凤凰与斑鸠 F 全文完?

接下来,Will Graham将一切置之度外。

骑手的单薄身影逐个脱出粘稠雾霭边缘显露出来,犹如融化毒瘴投影的徘徊幽灵。白人七,黑人五,添上两个归化的特拉华印第安头皮猎人,一拨十五人。

他点好数,轻声叱喝他的坐骑:“退去吧,‘麋鹿狗’。”印第安传说里第一匹从大地裂缝里躍出的马,那是它的名字。Graham遵守古道,没给它上蹄铁。

他用脚尖在身前划下一道浅浅标记线,这才重新托起枪换好新弹匣,等待着闯入追兵浓厚沉重起来的味道。他们披着流苏摇曳的墨西哥毯子御寒,各州形制各异的银币乃至加利福尼亚河谷中掘出的粗金块在马背褡裢里发出声声闷响,也像他收藏的死人牙齿。他们诚然拥有鬣狗与秃鹫的耐心,紧随两名逃犯横穿蛇蝎...

【Hannibal】【Hannigram|可疑的西幻PARO】黑暗的另一半 -2

终于有勇气面对冰火坑和无料了………………虽然我又想写灵魂献祭同人【喂】
依旧是火柴人一样简陋的剧情,设定都是随便捏来练笔用的【。】

Jack Crawford带进来的那两个人与其说是巫师,更像是被巡游马戏团拐进城来的乡下人,他们手上干着的活儿也跟农民一样熟练,一个在镜厅中央生好火搁上一大口煮茶的铜坩锅,另一个用糊舞台道具的金色硬纸剪出了一面月亮,一面镜子,把它们投入水中。Clarice皱起鼻子:“这可不是看你手下变戏法的时候,Crawford大人。”
“当成您最爱看的活人劝喻剧就好,陛下。这是任职先遣队的Brian Zeller和Jimmy Price,他们将向您简要解说目前的紧急事态……以及试验他...

【Hannibal】【Hannigram】Hide&Seek 续篇再见?

备个档,再挖新坑我真的只能追随博士剁手了【。】这才不是标题
感谢基友的灵感启发,自留十三题【交换工作】的填梗文,Hannigram各自成为杀手【?】/侧写师(法医?)的设定。懒得再搞别的背景了就原作向吧【X】,第二季开头假想Will成功越狱的AU注意。

由Hannibal Lecter博士倾斜倒错的视角望去,那盏同样倒在地上的落地灯跌碎了灯泡,光流了满地。从他们两人身上披下的影子被衍射得有整个房间那么大,狞厉如鬼如神。它毛糙的边缘扫过墙壁,仿佛是一片蠕动着的黑沙。
Graham握着第七柄中号切肉刀的手稍嫌生涩,不过仍旧比他的声音平稳得多:“请小心一点。”
然后刀尖笃一声闷响,笔直没入踢翻扶手椅的椅背,...

【Hannibal】【Hannigram|似乎是西幻PARO】黑暗的另一半 1

*大概是西幻设定
*除了关键场面我真想全程让火柴人表现过渡情节
*灵感来自自留十三题中【野兽的妻子】和某日的Hannigram三题,“巫师劈开暴雨接来晴天”老土到爆的勇者斗恶龙梗,自己爽/晦涩/个人趣味/实验倾向浓重
*巫师魔法设定部分大力厄休拉“地海系列”和普鲁斯特关于“记忆”的论述,至于龙的话你们猜【。】
*魔法施术语言风格被我部分改造过

他发忿恨,谁能立得住呢?他发烈怒,谁能当得起呢?他的忿怒如火倾倒,磐石因他崩裂。
……
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与你为敌、必将你的车辆焚烧成烟、刀剑也必吞灭你的少壮狮子。我必从地上除灭你所撕碎的,你使者的声音、必不再听见。
那鸿书1:6-2:13

【村里的孩子每逢越出围篱采...

【Hannibal】【Hannigram】凤凰与斑鸠 E

他们说啊,美洲豹的儿子有一双水做的眼睛。
他透过黑暗视物无碍一如白昼,月亮是一只昼伏夜出的白雉鸡,被层云浸泡得肥美发胀,沉甸甸浮在湖上原地发呆,等待他去盗取或猎杀。
……木匠的儿子,今天躺在伯利恒的马槽里,用稚嫩的婴儿手指抠着清漆下的木缝,明天替养父打好最后一个十字架,起身奔赴沙漠传道,后天便背负自己亲手创造的刑具与他人的罪孽,走在耶路撒冷的各各他苦路上绕城示众。
这两个意象在Will Graham的凝视里合二为一,渐渐消隐在洞穴岩壁壁画的古老色彩之中。他在流亡过程中依旧恪尽职守,着迷地把岩画摘要临摹到笔记本上分类记录,它们连线条都很像某种耐旱的沙漠植物,在他掌心里徐徐展开,吸饱了赖以为生的水分,重...

【Hannibal】【Hannigram】凤凰与斑鸠 D

Graham神父身处一片屋檐下时(伯爵的身体常常这样覆盖着他),他每每心生一股日暮穷途、路快走到尽头的预感。

新英格兰乡间的典型景观离他们已有千里之遥:在一千亩一千亩用玻璃弹珠和火绒盒买来的土地上,唯余冠着印第安人空名的童子军营地供好心的乐施会夫人们前来参观,顺路教授收费的网球和彩陶课;黑奴妇女怀抱着为逃避镣铐和鞭打而亲手扼死的婴儿,赤脚站在黄杨木树下向他乞讨一句葬礼祝词。她们
目光如生铁,蒙昧而荒蛮,眼睛里不会透露出比一锅鹰嘴豆更多的内容。亡灵过于密集了,挨挨挤挤地聚在屋梁和床架上,锁在果酱罐里。神父扫视过镜子的裂痕、印在墙上的孩子黑手印,他的轻盈感知滑过满布污垢的神龛,潜入挂毯虫眼脱线的缝隙,...

【Hannibal】【Hannigram】凤凰与斑鸠 C

Lecter伯爵认为“床”这个词语总和婚姻、死亡、腐朽的安宁形影相随。Graham神父合上祈祷书,声音不高:“大多数人仍在床上完成了他们的终敷礼和最后的忏悔,这是尘世的义务,胜于个人的欲求。不然你祈祷你会死在哪里呢?”
伯爵眨眨眼睛:“我希望死在你身上。人们发明饮酒、舞蹈、骑马、游猎时,从未想到他们还能心安理得地回到床上。”
因为他们正是为了渎神、幽会、偷情、阴谋与刺杀才发明这些有罪的活动。更准确地说,是罪孽在黑暗中傍地而走,将他们找到。神父经常目击到流出破裂躯壳的他人灵魂,它们的形状像熊像狼又像鹿。但他无法用眼睛和想象力构思伯爵的死亡。 他在他面前,暂时藏起了羽翼边缘燃烧着的火光。
Hanniabl...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