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Slash存文处。狡兔的第四窟。
既承恩幸,不胜感激。
堆放杂乱,请善用分类TAG。

【个人猜想】冰火角色/战争可能参照的一些历史原型(英国史为主)

维斯特洛——玫瑰战争时期英国是坑王亲口承认的没跑了,虽然七国让我想到英国的同名时期……*北境凯尔特爱尔兰和苏格兰混合体,多恩摩尔西班牙
另外长城应该是……哈德良长城,嗯别搜索真相破坏美好印象【。】不过哈德良皇帝曾写下“在长城上思念着潘诺尼亚的温暖盛夏” 的名句,并死于巡视途中
九大自由城邦——14世纪意大利*布拉佛斯推想是威尼斯(海军+戏剧+资助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潘托斯可能是热那亚/佛罗伦萨,布兰提斯罗马
征服者伊耿——征服者威廉
圣贝勒——忏悔者爱德华/亨利六世(?)
少龙主戴伦——理查一世(?)(死于远征)
庸王伊耿——乔治二世(高贵的私生子)
血龙狂舞——可能是玫瑰战争,可能是指威廉二世之母伊莎...

【冰与火之歌】【Robb/Jon】而夏日已往 未完待续

上年窗掉的萝卜囧无料还只写了个开头……………………【跪下】从硬盘里挖出来混个更,调整文风准备

第六卷凛冬的寒风假想情景注意,我想起来当时我要写什么就来补补吧【

另外感谢阿茶姑娘惠赐的封面QAQ!


冬城的大门永远对老兵、流民、残人敞开。


瑞肯国王临朝尚幼、由拥王者琼恩暂代摄政的那段苦日子,就算是酒馆里喝得烂醉的骗子也说不出一个好字。长冬和瘟病的鸡爪子叽叽咯咯地敲遍了每家每户的门,连鸡栏猪圈都不放过。女人将长满蓝色菌斑的瘟肉腌好,和奶酪卷心菜一起储藏,她们的父亲、兄弟、丈夫和儿子则随军开拔,去往颈泽以南,听任死亡和饥荒施展更为残酷的盘剥...

Reunion

哦哦哦八月共勉!!!

La Wally:

冰火推广无料

CP是Robb/Jon和RPS的Richard Madden/Kit Harington

有NC17部分是RPS的【扶额

如无意外应该是在魔都SLO上


[1]

Jon在昏黄温暖的灯光下拆开第一封信信封上的火漆,冰原狼的纹章,熟悉仿佛昨日又陌生像未曾谋面。

那个给他带来这些信件的女子,他亡故长兄的妻子,Jeyne Westerling,坐在不远处,因为绝境长城的恶劣天气而瑟瑟发抖。

“您,看过这些信吗,夫人?”他酝酿许久才说出了这句话。

她摇摇头,动作如同受惊的鹿:“我,我没有看过这些信……这是在收拾Robb的遗物的时候发现的。我想……这或许是很重要的东西……...

双文手问卷,Happy Red Wedding!

【冰火】【Stannis/Jon】Resume Memories Without Shame 序 稿

“雪诺,雪诺,雪诺。”
莫尔蒙的老乌鸦比戴冯反应更快,抢先一步收翅扑进他的营帐,得意洋洋地传唤起未来的第九百九十八任守夜人总司令,还在他的地毯上拉了一泡热屎。王党的骑士们铠甲一阵簌簌乱响,显然忍笑颇为艰难;高痩的霍普爵士则充满尊严地评论道:“跟北方的狼崽子一样,都是长野了的东西,熊老死后便吃下了他的大半张脸。我们发现雪诺小子时,它正带着一大群从周围林子里的渡鸦兄弟在那男孩身边盘旋不去。死去的野人王后产后崩血,漫出曼斯雷德的营帐凝成殷红薄冰,害得前来找乐子的兄弟冲撞产房秽物一肚子晦气,那小鬼却睡得好好的,脸上还带着一抹新娘似的健康红晕。”
久违的胜利与北境粘滞如盐的冬天,是否把他的部下都抻出了长舌妇...

【冰与火之歌】【Greywind/Ghost+Robb/Jon】鬼夏 Episode 2

Episode 2

除了宗教礼仪、三日祈祷、九日祈祷、收庄稼、摘葡萄、鞭打奴仆、乱伦、放火、绞刑、兵匪、抢掠、强奸、瘟疫之外,我们其他什么也不曾见识过。一个可怜的修女能对世事有多少了解呢?……我说过了,关于战争,我真是一无所知。
——《不存在的骑士》

在第一道汤端上来前,琼恩派来了那只黑漆漆的老乌鸦看守着他。在那个老厨子“皱豆荚”之后,所有厨房小弟、马夫、洗衣妇都被严令禁止与小国王有任何语言、肢体、目光上的接触。他们战战兢兢地低垂着眼睛、手指绞紧着袖口给他上菜刷马换被单,然后再次逃得离他远远的,犹如一群光临盛宴的惶恐幽灵。
那只大怪鸟在布丁与凉掉的小羊肉填胡椒馅饼之间跳来跳去寻找面包屑,嘎声唱着:“玉...

【冰与火之歌】【Greywind/Ghost+Robb/Jon】鬼夏 Episode 1

“讲个故事吧,琼恩·雪诺。”散朝后的梅丽珊卓一如既往按照东方人的方式坐在他的下手,在熟皮坐几上倾过身,眼睛却望向他被冬日阳光投落在空铁王座上的影子,澄红如北国故乡默默无言的鱼梁木。
与其说是请求他讲述,更应称为帮助他倾诉。
七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王之手并没有从膝上的兵员簿册上抬头:“夫人,我是一个匮乏故事的人,恕难满足您的要求。”
“那种故事我已经听得够多了,人们被欲望勒毙、淹死、刺杀的故事。”红袍女优雅地轻移她的裙摆,看样子不会善罢甘休。她在臂钏的细微交击声中抬手抚过喉头的红宝石,带着阴影之民残余的骄傲:“他们在自己的欲望深渊之上玩着走索游戏。亚夏的皇帝通过总督与使节们千奇百怪的面孔,才能确认他的帝...

【冰与火之歌】【Stannis/Jon|六七卷猜度】A Glance From Siren 待续

AU原作剧情注意,假设三卷里囧跟史叔走成为临冬城公爵前提。话说我是有多喜欢囧和希琳结婚的未来妄想……

【她的情欲也许深如潟湖,凉若石英。】——《爱的自然史》

年轻人会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
雪诺的背脊重重撞上那张被年月磨得平整光滑的图桌时史坦尼斯并没有想太多,光是听见那些精细雕镂的缩微堡垒随肢体挣扎推拒而被纷纷扫落下地,入耳犹如一场泻进厅中的黄金豪雨。
……像黄金?像王冠。在光辉的英雄纪元高巍橡树林中挂满了熠熠生辉的金叶子,而当安达尔人带着他们的铁剑钢盾横扫维斯特洛,将这个愚昧而甜美的时代扫进坟墓,王冠犹如风卷落叶密密麻麻掉了一地。那个背倚七弦琴的游吟诗人是史蒂芬·拜拉席恩公爵想教会二子微笑的最后尝试,...

【冰与火之歌】【Theon/Robb/Jon|六卷猜度】前夜 Episode 4 全文完

Esiprode 4.拥王者


我的父兄,都是不世出的英雄人物。他们坚守信念,光明磊落,封臣与部属都乐意为他们而死。
是我太软弱,胆怯者才会躲在阴谋诡计的坚固堡垒后。然而他们得到了律法、军队、国王与诸神所不能赐予的东西。
比如公义。
那一瞬琼恩确实向新旧诸神祈祷如若飞矢不动,好容许他目不转睛仔细欣赏甄别在座领主的各色表情。他们大多裹在一堆毛皮里,五官僵硬镶嵌在脸上。瑞肯笔直坐在看台中央,被欧莎紧紧扣住了肩膀,惊骇呼出的白雾笼罩在他们面前,像是新任北境之王的冷酷面纱。他并没有移开脸或者低头……好孩子。
……没时间了。卢斯•波顿的坐骑昂首哀嘶,前蹄后屈跪倒将骑士甩出了三尺远。他喉头暴射的血箭淋漓随...

【冰与火之歌】【Theon/Robb/Jon|六卷猜度】前夜 Episode 3

Esipode 3.静默姐妹


旗帜飘垂,风带来了远处人马的强烈气味。贵族老爷们的侍从和城堡里的马夫们前后呼喝奔走,将马匹驱入马厩中给草洗刷。她和女伴穿过内城门,向外城走去。纤细洁白的暸望塔上溅满了攻城之日“脂火”爆燃的黝黑污迹,如今则在冬日里裹着一层参差不齐的浅蓝冰壳。雪诺大人下令他们在城墙上泼水,很多人都在议论他要将临冬城修成长城的蠢笨怪样,他对此不加理会。
她曾疯狂倾慕着少狼主,为百花骑士如醉如痴,乔弗里国王金发碧眼频频入梦……可是北上马队和着雪泥将她的幻梦踩碎,只有拉姆斯和臭佬在临冬城等待着她,和那顶艾莉亚•史塔克的虚假面纱。唉,除了诸神外还有谁知道最后和她厮守终生的忠诚丈夫竟是陌客?当好国...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