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Slash存文处。狡兔的第四窟。
既承恩幸,不胜感激。
堆放杂乱,请善用分类TAG。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Total Eclipse Pro

【Skyfall×Hannibal】【00Q+Hannigram】

Prologue

他的同伴谨慎评论道:“找遍每个毛孔我都找不出一个可以赦免议员阁下的理由。”
Q一时只有出气没有入气,回答不上Graham特别探员貌似是“问好”的搭讪。何况他们现在待着的这个备料厨房离那具被抛下的尸体已经有八百尺远了。当时美国人显得太安静,以致军需官和接踵而至的“清道夫”都没能把他从一大轮林堡干酪后揪出来,直至他突然发难,暂时救他脱出重围。“清道夫”不得不在国民警备队骑着自行车赶来前怀恨撤退,但他们的沉重脚步声仿佛仍徘徊在警戒线之内。
直至此刻,Q所了解的关于Graham的所有信息仅限于一个代号“渡鸦”,这可能应该归因于①法兰西政府成果辉煌的官僚系统;②为北约工作的美国人总是忘记提前预警;③MI6的全体雇员都无法想象军需处长官会在第一线冲锋陷阵。James Bond大概在蒙马特高地的某处缅怀着自己的艺术史学位,顺带怀念康康舞女郎去了。
或者直说吧,MI6方面一开始根本没把这种鸡毛蒜皮放在心上,再添上受害者的沙文主义立场的话英国人的嫌恶感可以被解释得更为透彻。如果倒毙在饕餮盛宴上的是维珍航空公司老板或者某个蹩脚的喜剧导演,讣告估计还能登到《太阳报》第三版。
Graham的衬衫领子上有安全别针扎出来的两个小洞,是挂访客出入证件用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我尽力在当地警方到达前守护现场完整,谢谢你刚才拍下的那几张照片。需要我送你回大使馆吗,‘山雀’先生?”Q在伦敦时和苏格兰场来的人处得不是很好,毕竟没几个条子能和“特立独行的刺头”友好合作,不过“渡鸦”似乎能被他列入例外。特别探员不露出那种棱角分明的口音时就像一个年轻的克里奥尔人,带着一抹大西洋对岸的深沉浓稠色彩,住在秋天的科西嘉岛上,靠经营葡萄园度日。
Q一直以联合王国谨慎高效的行政体制为傲,但不包括他需要被五辆以上的路虎、捷豹、格雷那达前呼后拥如临大敌送回安全屋、晚上还要应付特工007的场合。坐在抱子甘蓝与解冻鸭胸肉之间联系怀特霍尔的“眼镜蛇”委员会(“危机处理部门”缩写为COBRA)也不太像话。
军需官掂了掂那个随身携带公文包的分量,转向Graham,心里则为这种童子军风格的愚蠢代号叹出一口气:“‘渡鸦’先生?”
“在。”
“你们驻扎的安全屋能提供哪个等级的通信密度与安全强度?”
美国人明显愣了几秒。他不是兰利基地特别行动部的“表兄弟”?真稀奇。不过Graham的紧急应对能力不错:“只能保证覆盖民用网络安全强度的无线网络,建议你不要冒险采取这种方式和伦敦取得联系。不过我们有一条很棒的卫星电话线路,经过干扰器的双向加密,接通需要五分钟。”
“够了。我只祈祷你们没住在93省。”
Graham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从冷藏柜旁边的那扇小门摸出去?我之前开了一辆改造过的赃车过来,引擎和底盘上的编号被我自己动手磨掉了。但是现场……”
Q不得不遗憾地把他拉回残酷现实:“五百个醉醺醺的客人,其中包括至少三十个小报记者和一队‘清道夫‘,再加上只能跑得过罢工者的警察,放弃希望吧,‘渡鸦‘先生。我觉得你除了‘这里曾发生过激烈斗殴‘外什么都鉴定不出来了。”何况他隐隐地不愿折回去观察,那个惨案现场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都十分符合卡里古拉皇帝的美学,这就够了。有一只爪子在挠着他的胃壁。

如果他们要正式见面各自介绍、了解到接下来三星期内要靠意志、咖啡、胃药还有彼此的努力坚持工作下去,便得等到晚上那场大使馆举行的鸡尾酒会。T型长桌撤去桌布和香槟山再翻过来,便是一张适合凝聚紧绷气氛的会议桌。James Bond得知美方人员来自联邦调查局后就在楼梯上祈祷上帝别给他们派来纽约警局里的两个爱尔兰人。
“看来这是苏伊士运河危机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两国海军聚会?”
Graham身边那个高挑的同伴应对得体地倾前身去,和英国特工碰了碰高脚酒杯:“但现在我们为撒切尔男爵夫人和里根总统的友谊干杯。”
Graham干巴巴地修正:“更为拉法耶特干杯。”

评论(2)
热度(4)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